我願做觀音菩薩的化身_閆松師姐
圖:靈鷲山佛教教團 文:靈鷲山佛教教團字級:

  

這次閉關體會很多,先發第一部分。

一、終極之問

這次閉關,對我觸動最早的是寶祥師的一個問題,對於觀音法門來說,這個問題和哲學中的“我是誰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”一樣終極,因此我稱之為“終極之問”。

閉關第一天晚上的善知識說法中,寶祥師問,師父是觀音行者,是觀音的化身,那你們是不是?提問之後有短暫的沉默,西區有學員說我們跟隨師父的腳步。寶祥師繼續問,那離師父遠的怎麼辦?要怎麼追隨?

是啊,我自問離師父那麼遠要怎麼追隨,難道是多上幾趟山嗎?從那時開始,我就心虛得不敢抬頭看寶祥師的方向了,一直看PPT。成為觀音菩薩那樣的人,我真沒想過。平時遇到需要幫助的,舉手之勞肯定會幫,雪中送炭需要大量時間精力的事也會儘量去做。可是如同觀音般千處祈求千處應,把這種精神在“在家生活”中常態化、落實到每一天,這是我等凡人該想的問題嗎?無論我覺得這有多難,寶祥師在那邊已經給了肯定得回答,大意是你們就要做觀音的化身。

後面幾天,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心。藉著大悲咒的神力,在壇城持咒時體會到了觀音菩薩的悲心,也發起了菩提心。應了《大悲心陀羅尼經》中所說“未發菩提心者。速令發心故。”直到出關之時,當初覺得很困難的事已經變得自然了。

感恩有這個“終極之問”在閉關開始就被提出來,對於我這個不瞭解觀音法門,也沒思考過的人,如果沒有這個問題的引領,此次閉關的收穫恐怕會減損不少。畢竟,向一個人學習和立志成為那樣的人之間的差距還是很大的。對自己有一個期許,體會把力量放到自己身上,進而對於生活和求道的那份信心和篤定,是此行的最大收穫。

二、念頭與煩惱

感應有了,悲心也有了,但對應到自己身心狀態,修行該走的路是一點都少不了。

持咒時發現自己念頭、煩惱都太多了。實在沒法專注,為此菩薩前也求了,快於音檔、慢於音檔、眼睛看文字這些方法都用了,都是好用一時,上午還好,下午及晚上因斷食愈發沒有能量去抵禦。無論我是自責也罷煩惱也罷,都只能與這紛飛的思緒共處。共處下來也有收穫:

一分鐘就產生這麼多的念頭,而因緣際會不知哪一個念頭占了主導就被當做自己的想法付諸行動;煩惱也是,平時就跟著煩惱這個指揮棒生活,有了煩惱就去處理,還自以為很有行動力,生活也沒有太多煩心事,其實不知自己時間都用在和目標完全不相關的事情上。平時總是困惑不知道自己的心怎麼想,每天生活就是由念頭和煩惱指揮著主導著,充滿了偶然性,怎麼能找到自己的心。

 

聯絡我們

姓名

電子郵件

電話

手機

問題說明

驗證瑪

送出